欢迎访问江南100系列赛
客服热线: -

江南100系列赛

在江南 遇见非凡的自己

江南百英里越野大赛

: :

山河故人 | 20世纪四明山越野故事 [复制链接]

向北 | 2019-01-04 10:29 27 0

江南的风,不会永远那么温柔;江南的山,不会总是如此明媚;江南的岁月,不会始终这样平和。


四明山,这座盘踞着江南百英里大部分赛道的山,这样一条纵贯山水的赛道穿越了2大地市,4个县市,5个乡镇,38个村落。如果你愿意聆听,你会发现这沿途庞大的村落间绝非只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耕作画面,绝非只有大儿锄豆溪东二儿正织鸡笼的农家场景。而在上个世纪,无数的人在自然与历史的交替中运行出形形色色的人生轨迹,没错,关于20世纪四明山越野的故事。



01

蒋介石轿夫


雪窦山脚,蒋孝昌抬着轿子吭哧前行。雪窦山的山路毕竟也是山路,更何况是抬着人向前,总不免要吃一番气力。


那是1949年,轿子上的人是叱咤风云的蒋介石,这个看似随和的同族刚刚下野不久。半年时间都闲居在溪口,雪窦山和妙高台是他的常去之处。而去往这些地方的山路,便是蒋孝昌付诸心力的负重越野体验。


蒋孝昌


02

最后一只华南虎


山野逐猎的感觉并不轻松,尤其当你的对手是真材实料的华南虎。毛恭正在山间遇到的华南虎,身上的条纹又窄又短,申请凶悍,一双眼睛熠熠闪光,奔行起来四下一片颤栗。好在毛恭正也是狠角色,端起冲锋枪便向老虎扫去。倘若只是猎枪,毛恭正在这山间之间绝占不了上风,但冲锋枪气势汹汹,咄咄逼人。两百多斤的老虎被打得只能逃窜,但毛恭正趁势追击,一边在山野中追一边放枪,丝毫不敢懈怠,最终在一处山脊将这老虎击毙。


华南虎


毛恭正山林追虎的越野故事,被大家所津津乐道,他也因此赴京,受到了毛泽东和刘少奇的接见,而据说毛恭正打死的是山里面最后一只野生的华南虎了。那一年正好是1957年,之后便是三年自然灾害,山里能吃的东西都被人挖光了,野猪啊麂子都活不下去,华南虎也就渐渐消失,不再被看到。


毛恭正


03

豹口逃生


在上世纪啊,华南虎不常有,豹子相对多些,打猎的人遇到豹子的可能性也要大许多。1960年,罗豪夫和同伴罗阿后去溪边捕鱼的路上也遭遇了一只豹子,这豹子个头不大,两个人合力用鱼叉叉死了豹子。


罗豪夫


罗氏兄弟遇到的这只豹子比较小,而大豹子的战斗力则是呈几何倍增长的。1972年,当豹子咬向朱根木时,距离大动脉只剩毫厘。而同伴此刻手无寸铁,强行施救的话必然激怒豹子,朱根木就此陨命。于是飞驰回村,喊人带枪赶回山上,问讯赶到的朱友成、朱安保才终于将豹子击毙。不过,朱根木当时的大脑转得也极快,在同伴奔回村子的同时选择装死,捡回了一条命。豹口逃生的越野记忆让人心有余悸,而朱根生额头上的齿痕迄今仍让他头疼欲裂,四处求医。有意思的是,在那个年代这一故事被大书特书,豹子也被记者写成了老虎......


朱根木


04

捕蛇者说


其实,豹子和老虎并不可怕,遇上这玩意儿的概率太小,他们的嗅觉都特灵敏,远远发现人来了早跑得干干净净,前面说了,他们其实不怎么主动攻击人。而真正可怕的,大概是蛇,那些年里,漫山遍野都是蛇,碗口粗的大腿粗的都有,清早上山看不清路,常常把蛇当作木棍捡起来。


也有以捕蛇为生的人,比如何老汉,拥有祖传的捕蛇手艺。蛇分两种,一种是夜行性蛇,一种是昼行性蛇,在四明山以前者居多。夜晚补蛇跟晚上越野一样,需要用上头灯或手电,虽然晚上视野不好,但何老汉捉起蛇来毫不含糊。


而白天遇到蛇也是有的,蛇见了人也时常第一时间逃走,偶尔也会发起攻击。要躲开蛇倒也不难,不能站在它的下坡方向,蛇下坡追击起来很快,如果是平路,你正常配速跑起来蛇一般追不上,倘若你站在蛇的上坡方向,你只管慢悠悠地走,蛇上坡追起来吃力得很,却也未见得能赶上你。总之,蛇的越野能力是可控的,如果你没有三分配下坡越野的自信,那么尽可能走平路或上坡,就能避免被咬伤。


何老汉


05

蛇医小腊子


不过大多数人并不懂得这些,所以过去被蛇追着咬的人很多。有蛇害的地方就有蛇医,绍兴的小腊子就是远近一代闻名的蛇医。18岁那年,他独自一人去上海城隍庙拜师学艺,掌握了治疗蛇伤的本领。几十年来,宁海、象山、奉化、新昌的蛇伤患者翻山越岭纷纷来请他救命。早先年代,蛇虫横行,一年患者可达50多人,为采集草药,他翻山越岭,几乎逛遍了四明山。所以,小腊子的越野故事,大概是跟蛇伤有关的。


小腊子


06

瓦解特务组织


现今每天在镇上桥头卖螺蛳的老者叶振康,曾经为共和国立下汗马功劳。50年代初期,他协助组织揪出部队机关里潜藏着的特务头目,摧毁了一个100多人的庞大特务组织,为此荣立了二等功。尔后有一次,国民党在舟山的电台坏了,6个从台湾过来的人摸黑潜入舟山修电台,发现这一情况的叶振康火速狂奔,一步不停地赶回连队报告,将国民党的特务再一次瓮中捉鳖。


而这一次的狂奔报信,换来了又一个二等功,这是对他迅速反应和奔跑速度最好的成绩证书。


叶振康


总之,潜藏在四明山间的这样的越野故事还有许多。解剖这一条赛道,带给我们的绝不只是沿途的无限风光与浪漫山河。当我们穿行其中,我们能够深切发现:2大地市,4个县市,5个乡镇,38个村落里的每一个人都真真切切地活着,努力地年轻,也用心地接受老去的安排。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


关于20世纪在四明山间越野的故事的主人公已经垂垂老去,夕阳西下,他们捧着搪瓷杯坐在村口,仰望着这片青山绿水,回忆起当年的故事。他们是江南时光里的山河故人,肩上的印记、额头上的齿痕、腿上的伤痛......所有这一切都刻满了那个特殊年代的山野记忆。

也许你会发现它并不温柔的一面,也许你会遇见它光鲜背后的部分,但这一切就是无可辩驳的历史。


而你的四明山越野故事,新世纪的四明山越野故事,或许才刚刚开始。我们期待,2019江南百英里,和你创造并分享这一切。



以上江南百英里海报,用宁波地标——始建于唐长庆元年,至今已有1000多年历史的唯一的遗存鼓楼作为主图案,与地道的宁波方言“辣辣弄跌,莫比哈萨”(翻译为狠狠干,不要怕)相结合,颇具宁波本土元素,希望所有远道而来参加赛事的朋友,都能在赛中感受到宁波本土文化的魅力。海报中大面积的留白,意在让选手自己去延伸百英里的故事。

本文图片文字来源于陈灵国先生

更多图文可关注公众号“世间微尘”

更多详情和赛事请持续关注官网(www.jn100trail.com)

微信公众号(江南100系列赛)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评论请先登录,或注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