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江南100系列赛
客服热线: -

江南100系列赛

在江南 遇见非凡的自己

江南之巅2019天空越野赛

: :

阿皮熊01期 | 坚强的理由——记和自己同年的大满贯越野赛事OD100 [复制链接]

向北 | 2019-01-04 10:30 427 0


高碧波


第一个完成美国100英里大满贯(Grand Slam of Ultrarunning)的中国籍同时也是华人女性,2018年大满贯挑战女子第一(四场100英里总时间99小时38分,全场第三),创造了中国跑者征战国际越野赛的历史。

从2013年夏天开始跑步,到现在完成了超过10场100英里越野赛事,2017年获得七场超马赛事的冠军,其中两场是总体第一,并且在两场比赛中都打破了赛道纪录。

目前暂居美国,马拉松最好成绩是3小时(3:00:16)。

为爱奔跑,拥抱意外,找到节奏,享受奔跑。


跑24小时

贡嘎比赛中



 古老的Old Dominion 100 图片来自网络


Old Dominion 100是美国越野赛大满贯的第一站。美国越野大满贯赛事和马拉松大满贯赛事不同,需要在五个美国古老经典的百英里赛事(Western States 100,Old Dominion 100, Vermont 100,Wasatch Front 100 ,Leadville 100)中完成四场(以前是四场赛事完成四场),这四场比赛作为一个整体,必须在同一年中完成,意味着每一场都不容有失。

去年底和黑哥雄心勃勃想要跑大满贯,于是在OD100报名开放的第一天,便以最快的速度报名了。然而事与愿违,Western States和Leadville都没有抽上,今年我还是无缘大满贯,只报名了其中一头一尾两场比赛:六月初的Old Dominion和九月初的Wasatch Front。


赛前一周多,之爸坐骨神经突然疼痛难忍,去医院简单看了,开了些药,仍然没有任何好转,常常在半夜疼醒,我看着心疼,但终归是什么也做不了。疼的时候,即便是吃止疼药也没啥作用,不能站立超过一分钟,每天都只能躺着,刷牙也是躺着完成,吃饭也只能靠喂,只好再次就医去照MRI。结果出来是大面积的腰间盘突出压迫神经导致的。家庭医生推荐了专门的神经外科医生,只是加急预约也只约到四天后的周一下午。

我想放弃比赛。但之爸反对。他说有妈在这里照顾,没什么可担心的,而这几天反正是躺着,不用去看医生,我在和不在一个样。

我没有坚持。他知道我的渴望,所以会选择成全。之爸了解我,就像我了解他一样。


印象OD100


OD100的官网上这样介绍自己:OD100不仅仅只是一场比赛,不仅仅只是四场马拉松的背靠背,也不仅仅只是一个一年一度的活动。它是OD100。那意味着什么呢?OD100代表着传统,代表着每个人在24小时内面对炎热潮湿的天气挑战艰难赛道的传统。这是一个人们跑过还想再跑的比赛。它是OD100。

现在我终于得以机会深度体验这个古老的赛事。

 赛前说明会,图片来自OD摄影师


古老。1979年开始举办的Old Dominion 10是美国除了Western States之外最古老的越野赛,和我同年,在今年迎来了它的40周年。用黑哥的话来说,它的历史算起来是现在大红大紫的UTMB的爷爷辈赛事了。


守旧。哪怕现在越野跑比赛的技术在更新,OD100仍然保留着过去的传统。他们会在途中的几个补给站为参赛者称体重,来确定他们是否脱水。他们会用骡子运送水去设在森林野路上的补给站。他们不用计时芯片,哪怕是ultrasignup上简单易用的及时更新成绩的方法也不用。他们只在每个水站拿着一个记事板手动记下每个人到达的时间。等待赛后才一一比对后颁发奖牌,两三天后才能看到自己的正式成绩。这次我们同行的人要提前离开,找到他们想要拿奖牌,RD有几分无奈的说,我还没有拿到成绩呢。当然最后他还是把24小时完赛才有的银皮带扣给了我们。

草根。在美国,尽管越野跑比国内成熟很多,但仍然保持着小众运动的灵魂。之前提到的越野跑大热门UTMB,每年聚集了数千人的参赛人数,而OD100却仍然有着最多90人的参赛人数的限制。没有大排场,甚至没有豪华的起终点拱门。在这里,一切都简单到极致。然而少就是多,见识过国内和欧洲比赛的豪华,刚开始你会有些失望,但体验过后,你会爱上这种简单和纯粹。

 简单的拱门,图片来自OD摄影师


温馨。在这里,大家聚在一起就像是参加一个家庭聚会一般,大家亲切的互相打着招呼,充满人情味。赛后,跑者和组织者志愿者就这样几小时的呆在一起,一起享受美味的早餐,三三两两的聊着天。

 赛后聚会,图片来自OD摄影师


热爱。在这里,随时随地,你都能体会到那种最纯粹的热爱,在大雨的深夜,在蚊子成堆的补给站,志愿者们仍然是满满的热情,为参赛者加油,为他们服务。在这里,没有任何的商业利益,不管是志愿者还是参赛者,都能享受到越野跑那种原汁原味的美好。

还有一个小插曲。最后的两英里多,数字控加无聊的我开始盘算跑个怎么样的数字。本来想跑个20:44,一看来不及。那就20:52吧,结果冲进终点的地方要拐个弯,52也超了。跑进自以为的终点,却发现空无一人。大房间内也空落落的。我大喊:有没有人?从车上下来一个人,指了一条路说沿着这个跑,有个拱门。我向前跑去,四处寻找拱门,当时已经完全懵圈了,夜里加近视什么也看不真切,只好寻着亮光跑去,跑了大半圈才发现自己在绕着马场外围跑,眼看就要绕回之前进来的地方,我预感肯定错了,折返回去的时候隔着马场的栏杆终于看见了马场内的拱门,于是开心的冲过去。坐在那里的是一个年迈的老人,他问我,你是完赛了吗?我兴奋的点头。他笑眯眯的摇头,说你冲线的方向不对,要从那边过来。你必须再绕一圈。当时看不清楚周围和方向,愣在那里,根本不知道往哪绕。好在天出主意说你就左手转弯绕就行,我跑出去才发现,这不就是早上跑的马场内圈吗?真是跑傻了。于是绕圈重新冲线,老人才乐呵呵的拿起笔写下我的成绩,不过那时已经超过21个小时十来分钟了。当然这并不重要。只是让我再次见识了这个古老赛事所独特的风格,顽固认真,坚持原则,让人无语,也让人敬佩。



OD100赛道故事



小荷才露尖尖角

弗吉尼亚的凌晨四点,潮湿而温暖,小镇安静的等待着黎明。我们像是夜行军的战士,带着头灯,做着最后的检查,期待和兴奋写在每一个人的脸上。一声令下,人流向前,绕马场一圈,跑过小镇中心,跑向连绵的群山。

一迈多后,我追上黑哥和无敌,和他们边跑边聊。四周厚重的雾在头灯前变成浓密的水汽,看不清楚前方的人群,连脚下的路也看得并不真切。离开小镇,便是爬升1400的盘山公路,到底是刚出发,体力充沛,说说笑笑间到达七迈后的AS1,只用了一个小时十分钟。只是因为潮湿闷热的威力,少有的出现在头几迈便汗流满面。天色微亮,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金银花的清香,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图片来自OD摄影师


三迈平整的小石路后,一个转弯,便进入一段上山下山的野路中。下山的生疏立刻暴露无遗,我瞬间变成一个越野跑的菜鸟在树根和碎石间小心翼翼,节奏全无,短短的一段不到1迈的下坡路就被六七个人超了过去,一次次呵呵傻笑着退到一边给别人让路,看着他们几个跳跃后一转弯便不见了人影,我继续小碎步磨蹭着向前,像是跳梁小丑。

好在很快再次回到平整的路面,我长吁一口气,之前小心翼翼积攒的力量终于有了畅意释放的空间,我加速向前奔去,一个一个的超越回来。

  图片来自OD摄影师


之后便是将近20迈的起起伏伏的宽大路面,有些是砂石路有些是水泥路。以往我对这种路面真是又爱又恨。爱是因为在一马平川的芝加哥,连个练习技术性下坡的地方都找不到,脚感为零,对技术型下坡的惧怕却是深入骨髓。所以这种毫无技术性的路面自然不会放大我的短板,有时甚至成为我的优势。恨是因为这样的路面难免单调,对喜欢在山里做猴子的我来说自然更喜欢曲径通幽的泥土小路。然而,在这里,并不那么糟糕。沙石路的两旁是茂密的森林,一眼望去,是满满的春意盎然。水泥路的两旁也是如此,盛放的金银花让空气中弥漫着沁人心脾的清香,像是时时刻刻为我提供的无可挑剔的香薰。周末的上午,宁静的乡村间只看到一幢幢小屋舍零星坐落在路旁,一路上几乎看不到行驶的车辆。我打开音乐播放器,在耳边熟悉的音乐中,哼着小调,在脚步挪腾间,跑过了一迈又一迈,过了一个又一个水站。

  图片来自OD摄影师


小马过河

33迈之后,再次步入山野小径,小径大多是石头路和泥土路。虽然还没下雨,但因为前几天的雨,不少地方有些泥水坑。其中一个水站设在交通工具无法通行的森林中,而这个水站的传统是靠骡子拉水。这次骡子拉水的路上倒了几棵树,骡子过不去,于是补给站也就相应的向前挪了两迈。

我追上印地来的帅哥,一起同行,随意聊着天。一条河流横在我们面前,路标在河的对面飘摇。印地帅哥四处寻找过河不湿鞋子的道路,我是毫无犹豫直接趟水过河。他有些惊讶,犹豫片刻后也直接过了河。我跟他说起以前在国内跑张掖100的故事,然后笑着说,如果接下来还要趟很多次河,就没什么可犹豫的。结果我的乌鸦嘴再次灵验,后来的确要过很多次河,多得甚至远超想象。既然鞋湿了,反倒无所顾忌,遇到水坑也好,河流也罢,再也不会有片刻的犹疑,趟水的时刻,水冷冷的穿过,甚至感觉十分舒服。

  图片来自OD摄影师


蚊子的天堂

潮湿的大雾在白天变得稀薄,潮湿不减,闷热加大,好在没有太阳,若不是跑得有些吃力和汗水淋漓的身体,甚至会让人有绝佳的跑步天气的错觉。

只是这样潮湿闷热的天气,加上被汗液包裹的身体,就像是蚊子的天堂吧。即便我不怎么招蚊子,也带了驱蚊手环,脖子和胳膊还是在第一次大雨的雨停后被一群蚊子咬了好几个包。当时和两个帅哥一起从64迈的补给站出来,边走边吃边聊。他们都是越野跑的高手,一个在去年的酷钻100中只用31小时就完赛了,一个是去年的第一名,因为重新列入大满贯赛事,今年参加的人多了,高手也多了,所以今年他未能成功卫冕。我很高兴和他们作伴,至少在这一段,大家节奏基本一致。汉堡包吃到一半,哗啦啦下起大雨来。帅哥帮我拿雨衣,结果一手吃的一手折腾着半天套上雨衣,跑了几步,雨就停了,真是瞎子打蚊子,白费力气。这时觉得脖子那一带又痒又痛,再定睛一看他们身后,才发现他们的脖子后都跟着一群蚊子,上上下下的飞着,伺机下手,赶也赶不走,是一群坚定的跟随者。想必我的脖子后也是这么一番景象吧。当然我的这些个蚊子包和黑哥比起来,压根就没什么可抱怨的。本身就招蚊子的黑哥加上光膀子,前胸后背手臂都成了蚊子的乐园,咬了无数大包,水站的志愿者看了都心疼的拿了药给他吃来缓解痛痒。

  图片来自网络


赛道上的“蜀道难”

75迈之前,爬过几座小山,走过石头路,也跑过最舒服的泥土下坡路,我甚至跑出了五分每公里以内的配速,就连带一点技术难度的下坡也开始适应了,可以飞奔而下,下坡的节奏和脚感都在一点点找到记忆中的样子。时间都在我的计划之中。剩下25迈,还有六个小时,20小时的目标看起来并不那么难以达到。

当我走出75迈的补给站,大雨倾盆而至。今年我像是和雨战结下了不解之缘,最近的三次比赛全部遭遇大雨。75迈到87迈的山路,我早有心理准备,知道这一段爬升最多下坡最陡路况最难,然而实际情况仍然以超乎预期的困难给了我一个下马威。下雨之后那些赛道上要穿过的河流都奔腾得更加豪放,而原本的泥土石块路面都变成了小溪,最后几乎演变成在变成了在变成河流的道路上奔跑行走。其中有一段全是深到小腿的落叶,踩下去软绵绵,底下的石头却暗藏“杀机”。尤其是83到87那段像是没有尽头在水里摸爬滚打的上山下山,有一段小路要在河里走上一段,当时水流急,河底的石头很滑,为了不摔倒在河里,只能小心翼翼的蜗行,完美演绎什么是摸着石头过河……大口喘气,腰酸背痛,颤颤巍巍,仍然好几次脚底打滑,让我在心理上便直接放弃了20小时的目标。这样的放弃,让我在后来回到宽大的路上也再也没能像之前一样倾尽全力,所有上坡都选择了走,下坡的速度也慢了下来,哪怕那时腿脚并没有那么累。其实在后来的成绩中看到女子第一第二的成绩,并不像我自以为得那么遥远。虽然并不遗憾最后的名次,只是觉得有些可惜了这次的好状态。遗憾自己面对比赛,始终不够成熟。想起远神曾经在朋友圈描述自己的比赛:没浪费一分钟,没犯一点点错误,忍受了所有的痛苦……自叹不如的同时更是对他心生敬佩。


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

跑跑走走过了AS23,只剩下最后七迈。我已经奔跑了十九个小时。20小时的最高目标自然是无望了,但21小时看起来并无太大问题。我沿着盘山公路向下,和清晨一样的大雾,头灯下水汽弥漫,完全看不清楚路面,转角处坡又陡又斜,我似乎都不会拐弯了。我跑得小心翼翼,生怕跑到路边滚下山去。这时,听见汽车的声音,我连忙退到路边,等着车开过去。车窗摇下来,一张慈祥的笑脸藏在白花花的胡子里,他笑着说,我只是想跟在你的后面。我受宠若惊茫然不知所措,但没有拒绝,笑着继续向前。车头灯照亮了我前进的道路,于是我一路跑起来,像是温暖给了我力量,也像是不好意思再偷懒。很多时候身体里的力量比我们想象的强大,只是我们习惯为自己找到理由隐藏。真正的极限或许一辈子都无法抵达,而一次次的自我挑战,就是一次次把自己向前推一点点,一次次去接近自己的极限。 就这样赶鸭子上架一般的一路相随,一直到最后一个补给站,这四英里路我再一次跑得汗流浃背。我停下来喝水,和最后一个水站的人打卡,目送他的车灯一点点消失在前方。接下来就是几条城市里的街道了。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是赛事的志愿者还是只是碰巧路过看见在黑暗中蜗行摸索的我伸出的援手,而我也始终没来得及说声谢谢。

只是这一段的跟随,成为比赛中无比温暖的记忆,无法忘怀,让我感恩。


柳暗花明又一村

说到感恩,这一次给力的肠胃也让我无比欣慰,心怀感激。超马之中,肠胃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以往虽然肠胃没有非常困扰我,但往往在最后二十迈还是会罢工,以至于在最后的路段只能勉强吃些能量胶。然而这一次闷热的天气并奇迹般的没有摧毁我的胃口,反而胃口大开,每一站基本都是吃吃喝喝,水果,冰棒,汉堡包,热狗,面条,统统来者不拒,甚至在还剩下七迈的那个水站吃下了一碗面条。包里的能量胶和能量糖背了一路,一直都不需要拿出来吃。

跑完之后,我把包里所有的食物都吃完仍然觉得饿,好不容易等到天亮,便去酒店享用了一大份自助早餐。

这或许就是我每逢比赛胖三斤的原因吧。



坚强的理由



在OD100,有这样一句宣传语:A reason to get strong since 1979。

这是OD100想要传达的意义。

我在朋友圈中说,21小时,女子第三,是看得见的答卷;关于坚强,是看不见的体会。

无需太多想象,只需要去体验,你会明白这句话的含义。比赛只是越野跑的一部分,越野跑只是生活很小的一部分,然而却和生活中无法避免的各种意外一样,却和我们面对生活的态度一样,让我们明白,什么是坚强的理由。


  图片来自网络


在这个季节,潮湿闷热雨水不断是弗吉尼亚的天气的常态。Scott在他的新书《North》中说到弗吉尼亚路段的时候,说这里充满了让人捉摸不透的挫败感,上山的时候又热又潮,下山的时候到处是石头和树根,仿佛永无止境。(附带说一下,这本书我很喜欢,共鸣之外,而且非常喜欢Scott那种描述感受的方式。所以希望能有机会翻译他的这本新书。如果谁有这方面的信息或者资源,欢迎告诉我,非常感谢。)

这个比赛爬升14000英尺,并不算多,野路也并不算太多,只占了比赛赛道的三分之一,怎么都算得上是一个相对容易的百英里赛事。然而这三分之一都非常具有技术性,爬升也集中在这一部分,成为赛道中最艰难的部分,其中很多路面不管体力如何都没法跑起来,更别提原本越野技术就在菜鸟级别的我了。

但是我们都明白,多么恶劣的天气和路况,都是这场比赛的一部分,无法躲避。

面对恶劣的条件, 是我们坚强的理由。

  图片来自OD摄影师


所有的动物中,我最怕蛇。我们四人一起开车去起点的路上,无敌说起他去年遇见的狼,黑哥说起两周前在这次比赛的区域范围中遇见的蛇。当时恐惧便爬上心头。在夜里,一路的树枝,都在我的眼里幻化成蛇的样子,但这些都未曾放慢我奔跑的脚步。后来听黑哥说,他还遇见了熊,熊看了他一眼就下山了,于是后面走在山里他都开着音乐。我知道,其实恐惧始终存在,但比赛中的我们总能让自己战胜心底的恐惧,就像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一样,既然选择了越野,便只能勇往直前。

面对恐惧,是我们坚强的理由。


对我而言,一百迈下来,毫发无伤比肠胃不出问题更难。在树根和大小不一的各种石头铺满的路面上,好几次双脚踢到大石头,脚趾那便传来钻心的疼痛,而且不用看,凭感觉我就知道我的脚又收获了好几个勋章—黑指甲和水泡。然而远不止于此,更要命的是,背包和背心,心率带上的螺钉接口和前胸,水壶和肋骨,背带和脖子…穿在身上的每一个小突起都要数万次的摩擦中刷存在感,结果便是前胸后背已经在奔跑中磨的血迹斑斑,加上雨水汗水,便如同伤口撒盐,让每一步的奔跑都在疼痛中牵扯。

然而疼痛已经无法避免,只有意念才能让我忘却。打开音乐,和自己对话,让自己的漫天思绪万千中不去想脚底的疼痛,不去管肩膀前胸后背的擦伤。

面对疼痛,是我们坚强的理由。


记得村上春树说过,当暴风雨过去,你不会记得自己如何度过,你甚至不确定暴风雨是否真正结束,但你不再是当初走进暴风雨里的那个人,这就是暴风雨的意义。

而这,就是我们坚强的理由。



仪式感


  图片来自OD摄影师


完赛的那个夜晚,天在一旁发着抖,身体里没有能量,却连喝水都吐。 而我也因为浑身的擦伤渗血粘在衣服上牵扯着疼痛得无法入睡。外面大雨倾盆,还有很多选手仍然在奋战。我再一次问自己,何苦为难自己? 选择放弃,回到温暖的床上,不是舒服很多吗?

生活如何的一地鸡毛或悲伤挫败,一场超马什么也改变不了。飞越大半个美国,舟车劳顿,只是把原本活蹦乱跳的我们变得步履蹒跚,痛苦呻吟,其他的似乎什么也没得到? 我再一次问自己,为什么要去挑战自己?难道只是为了老了以后在儿孙面前吹吹牛?

这样的问题,在这样的时刻,从来没有停止过。

第一次尝试越野,在杭州遇见老猫,他说他喜欢一次次进山奔跑,只是为了感觉自己还活着。

第一次挑战百英里,在八十英里的时候跑到怀疑人生,陪在我身边的三石告诉我,因为要体验幸福。这样的艰辛以后,幸福的门槛就特别低。

问的次数太多了,身边的人或是自己总能给自己一个答案。即便已经有了上次的答案,我仍然每一次都问自己,就像是属于自己的一次次禅修。

仪式感。

这一次,我的脑海中浮现出这三个字。

有一次和三火闲聊,三火很有感慨的说,年纪越大,对物质追求的欲望就越低。只想简简单单快快乐乐的活着,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不能同意更多。越野跑就是我所热爱的事情。按理说,因为热爱,即便没有比赛,我们一样可以在山野中奔跑。可我们还是会盼着一次次站在起跑线上。为了这一刻,作为吃货的我也能在赛前管住自己的嘴。周五的早上,慢慢走路去车站,坐在火车窗边,初升的太阳斜斜的温柔的照在脸上,那份雀跃那份憧憬就是最实实在在的幸福,甚至能够闻得到摸得着。周五的晚上,像作战的士兵熟练的打点自己的行装,周六凌晨两点,可以毫无怨言的醒来,做站在起跑线前最后的准备。

这便是我们对我们所热爱的事情赋予的一种仪式感,它让我们切切实实感受到这份爱的存在,感觉这份爱真切的划过自己的生命。在每一个自找的困难面前,不放弃,选择坚强。

这场仪式没有输赢,不为证明什么,也没有什么看得见的利益。它只是使某一天与其他日子不同,使某一刻与其他时刻不同。它是时间的标注。

后续

从弗吉尼亚回到芝加哥,带之爸去看医生。之爸选择了手术治疗。尽管我更倾向于保守治疗,但我没有反对。我知道他的压力和他肩头的责任,所以会选择最快的方式。我了解之爸,就像他了解我一样。

我和之爸有个默契,就是当我们做了一个选择,就会认为那是最好的选择。坚强的理由之后,是乐观面对。

面对即将到来的手术,之爸有一点紧张,也夹杂着一点兴奋。之爸的第一个手术,我笑着说他的人生更完整了。入院的当天晚上,我带着妈和孩子一起去医院看望之爸,其实更多的是一种仪式感。这一刻是属于之爸的时间标注。

手术很成功,当天之爸就出院了。不再被疼痛折磨,之爸如获新生。




阿皮熊

享受跑步,热爱超马,期待分享关于跑步越野的方方面面。

喜欢做饭,学习创新,只想要让一日三餐都充满爱的味道。

我爱故我在,而你在这里,是我前行路上最温暖的动力。


更多详情和赛事请持续关注官网(www.jn100trail.com)

微信公众号(江南一百系列赛)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评论请先登录,或注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