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江南100系列赛
客服热线: -

江南100系列赛

在江南 遇见非凡的自己

江南之巅2019天空越野赛

: :

阿皮熊02期 | Run with Morrie —— 记美国越野赛大满贯第二站Vermont100 [复制链接]

向北 | 2019-01-04 10:33 746 0


高碧波


第一个完成美国100英里大满贯(Grand Slam of Ultrarunning)的中国籍同时也是华人女性,2018年大满贯挑战女子第一(四场100英里总时间99小时38分,全场第三),创造了中国跑者征战国际越野赛的历史。

从2013年夏天开始跑步,到现在完成了超过10场100英里越野赛事,2017年获得七场超马赛事的冠军,其中两场是总体第一,并且在两场比赛中都打破了赛道纪录。

目前暂居美国,马拉松最好成绩是3小时(3:00:16)。

为爱奔跑,拥抱意外,找到节奏,享受奔跑。


跑24小时

贡嘎比赛中


 Vermont100官网图片



“Life is a series of pulls back and forth. You want to do one thing, but you are bound to do somehing else. Something hurts you, yet you know it shouldn't. You take certain things for granted, even when you know you should never take anything for granted.”

                                     ― Mitch Albom, Tuesdays with Morrie



召唤神龙


在今年芝加哥一个Toastmaster小区即兴演讲比赛上,主持人Jerry抛出的问题是,失败和尝试,你会选择哪一个?为什么?

这听起来像是一个超级简单的问题,说实话,我甚至认为这算不上一个好问题。答案似乎是唯一的,每个人都会选择尝试。失败已然是一个结果,而尝试最坏的结果不就是失败吗?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机会呢?

然而事情真的是这样吗?在现实生活中,当我们面对这样的问题,可能会做出完全不同的选择。即使知道“鲁莽会让我后悔一阵子,而懦弱会让我后悔一辈子”,多少人还是没有勇气向心爱的人去表白。

尝试需要时间,也需要勇气。

正如上篇OD100赛记中提到的那样,今年我雄心勃勃想要完成美国越野大满贯(除了Wasatch Front 100必须完成外,其他四场赛事Western States 100,Old Dominion 100, Vermont 100,Leadville 100 完成其中三个)。然而事与愿违,Western States和Leadville都没有抽上,Vermont100在等待队列中,而我也错过了大满贯的报名时间。看起来,无缘大满贯已经成为一个结局。

OD100回来后,心中火苗摇曳着但还是摇着头吹灭。有一天,Jerry的问题突然跳出我的脑海,如醍醐灌顶。我突然觉得至少我还可以试一试。尝试反正不会让我失去什么。

于是我尝试给Vermont100,Leadville 100 和大满贯的组办方发邮件,因为条件互相依赖,一度陷入死循坏的状态中。几封邮件下来,终于一一解锁。热情的Vermont100赛事总监首先答应我只要我跑大满贯,就让我参加比赛,之后大满贯主办方也终于同意我在没有拿齐大满贯四个赛事的情况下报名大满贯。最困难的便是Leadville 100。五封邮件往来后,都是拒绝。就在我决定去跑它的系列赛去抢名额后,在王天的建议下,重新发了第六封邮件。结果柳暗花明,我竟然收到了他们让我报名的邮件。

我终于集齐四大赛事,可以如愿去召唤美国越野大满贯的小神龙了。原来,一切皆可能。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报名成功,并不代表挑战成功,接下来到九月份,每两周我都需要完成一个百迈赛事。后面会面对什么样的结果,谁也不知道。但喝下了这碗鸡汤,我知道不放弃就会有希望。而努力试过了,即便仍然是失败,也不会有什么遗憾。


与马共舞 别样Vermont100


1989年创办的Vermont100是北美四大最古老的百英里赛事之一,也是美国越野大满贯赛事之一。这是我大满贯之旅的第二站。与OD100的古典和情怀不同的是,Vermont100在美国越野赛中算是一个相当热闹的大比赛,运作也更加成熟。四百名跑者,七十个骑马者,让这个平日里不开放的赛道(比赛路线会经过很多私人的领地,所以赛道平时并不开放,只有比赛日这一天才可以。)在这一天人来人往,非常热闹。



 路标,图片来自官网

 爬升,图片来自Nancy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马拉松源自士兵送信的故事,但我们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美国乃至世界超长距离越野跑的开端和骑马比赛之间也有一个传奇故事。Gordy曾在1971年和1972年骑马完成了这段路,然而他的马匹在1973年的比赛中受伤,于是1974年,在朋友的鼓励下,他进行了一次尝试,看是否可以用一天时间跑完这段路。23小时42分钟后,Gordy跑到了奥本,这也是西部100的由来。

Vermont100继承了这个传统,而且也是目前北美唯一一个仍然包含着马赛的百英里赛事,于是与马共舞成为这个赛事最独特的景观。


 图片来自官网摄影师


说是景观,或许是对旁观者而言。

而对参赛者,心情就有一点点微妙了。

体力好的时候,看着英姿飒爽的她们从身旁骑过,倒也爽心悦目。高兴的踩着马奔跑的节奏一同奔跑,恍惚间,幻想自己也化身为一匹骏马,倒也是美滋滋的。

 图片来自官网摄影师


然而疲惫不堪的时候,就是另一番滋味了。听到马蹄声从后面传来,你大口喘着粗气看着骑马的人轻飘飘的飞过来,靠近再跑远,只留过一阵带着尘土的风。你也挣扎着向前,这时的画风就变成了一个想拼命讨好主人的跟班,挥舞着手臂摆动着身子想要跟上,主人却一骑红尘而去,只剩下吃土的机会。她们的英姿飒爽和你的狼狈不堪,让你觉得她们是出来郊游的,而你是出来卖苦力的,那时心里便有十万个声音在大声歌唱:借我借我一匹骏马吧……

 图片来自官网摄影师


羡慕嫉妒外,我还干了一件和马相关的囧事。在路上看到water的指示标志,想着加点水就顺着箭头跑过去了,只见空旷旷的地上豪迈大气的摆了几大盆水。粗一想,认为是水瓶放在了水里,一边疑惑的想着水瓶不环保一边凑近了看,然而并没有水瓶,只有清水。当时骑马赛比跑马赛晚几小时出发,所以水看上去还挺干净的,据说和我有一样想法的黑哥(我不是一个人!)在后面的路程中去看的时候就比较脏了。当时我犹豫了片刻,还是没有装水喝,而是用手洗了一把脸就走了。后来,看到马在那些盆前蹲下来喝水,才明白,那些water标志的水都是给马喝的。

 图片来自官网摄影师



Run with Morrie

夏日的四点,在Vermont的历史小镇West Windsor,第30届Vermont100拉开了序幕。

 出发,图片来自官网fb


微风吹拂,是丝丝寒意。四处是来来往往的参赛者,湿润的空气中弥漫着兴奋和期待。远处的露营区星星点点透着微光,抬头看天,是满天的繁星。在芝加哥的夜晚,看到繁星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只是像这样亮眼的星空,却并不常见。看着这满天的星光,想起了三年前参加张掖100公里,走在起点的路上,也是这样的星光。当时身体各种不适,但内心的斗志是从未有过的坚决。记忆里那天的星光是给了我豁出去的勇气的。张掖100成为我完成的第一个百公里。

奔跑了一个多小时后,东方既白,但迎接我们的不是日出,而是漫天的大雾。跑在河边,看着河水上飘渺的雾气,跳出脑海的便是家乡的雾漫小东江,便想起了很多有趣的往事,还有我这个下河抓螃蟹上树摘果子的野孩子在河里用泡沫做游泳圈学游泳的点点滴滴。

 雾气中的小河,图片来自Nancy


大雾散去,温度慢慢开始升高。“春雾晴夏雾雨”在这里并不适用,阳光明媚的照进树林,留下斑驳的影子。一路跑下来,我不知道哪一片林子是私人庄园的一部分,只是看着蓝天白云绿树掩映下的房屋,像是一幅画,宁静而美好,也想起那些电影中的镜头。骑马者从旁经过,微笑着为我加油,帅气又俊俏,我仿佛看见《乱世佳人》中斯嘉丽一般美丽的笑脸。在夏日明媚的阳光中,Vermont100像是一阵微风,带着我走进一个个乡村,穿过一片片森林,在喘息中领略Vermont群山无与伦比的美丽。

因为赛事规则中不允许听音乐,于是也断了我习惯在音乐中奔跑的念想。或许正是因为这,加上我是solo,只能独自完成,我的思绪便一次又一次天马行空的乱窜,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在意识流中想起各种往事,和自己唠嗑。其中最多的,是想起Morrie。

学校暑期班上,老师让我们一起读《Tuesdays with Morrie》。这本曾经的畅销书,都出现在很多学校的青少年阅读书单中。这是一个生命走到尽头的老教授Morrie在为数不多的日子里,每周二给自己曾经的学生Mitch上的一堂堂人生课,关于爱,关于生活,关于死亡,关于工作,关于家庭,关于恐惧,关于遗憾。

每次看完一个章节,合上书本,总会有一段时间的沉默。外面的世界太嘈杂,但Morrie在提醒着我们,要不时问问自己肩头的“小鸟”,我是否成为了自己想要成为的那个人,我是否做了自己想做的事。Morrie也让我知道,我做的这些在外人看来没有意义自找苦吃的事情,只要我内心想做,就有了最大的意义。我没有必要去为别人定义的成功活着。

除了书上的文字,我更感受到Morrie的两面:深夜那个挣扎的他和白天那个乐观的他。我知道这样的两面才是真实的生活真实的人真实的存在,就像我知道很多人在人前有多乐观坚强在人后就有多少看不见的泪水。

这本书充满着浓浓的鸡汤文字,是无聊无用还是励志,在于个人。在现实的生活中,我常常会觉得眼下的生活就是理所当然的,我们错失了多少与自我对话的机会,错失了心灵的呼唤。我们工作赚钱,照顾家庭,处理人际关系,努力让自己过得开心。外表强大,内心却很脆弱。就算是看到满天的繁星看到美丽的风景,也停不下脚步去去欣赏,感激,回味,反思。

奔跑在风景如画的路上,和自己对话,和书中的Morrie对话,就像是一次修行。Morrie让我重新去听鸟的鸣叫,去感受风的吹拂,去闻花的清香,去感受雾霭,去看日出日落,去感受汗水划过身体。比赛中像流浪世界一样去这样的感受和思考,常常于我也是一种奢侈品。

此刻我奔跑的世界和奔跑以外的那个世界如此不同,就像Morrie小屋中的世界和屋外的世界一样,就像理想和现实的世界一样。



Vermont100记忆

闭上眼睛,那些快乐到想要大声歌唱的时刻,那些绝望到怀疑人生的时刻,那些感动到眼眶湿润的时刻,便在杂乱而新鲜的记忆海洋中跳跃着,绽放着,让我坐在桌前一个人傻傻的又哭又笑。


畅快

因为Vermont100绝大部分都是马道的缘故,所以虽然公路很少,但技术性路面也很少,而以土路草甸路为主,只在一些和马的赛道分开的部分有一些羊肠小道,对我这个从大平原过来下坡脚感全无的人来说都没有什么难度。于是,下坡路的飞奔成为这个赛事最畅快的记忆,觉得自己就是那个顺着长满三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的熊一样,嗯,就是这么喜欢。




不过,民以食为天,作为吃货,最幸福的事情还是到达补给站,一来意味着又拿下了一段距离,二来可以享用美食。这一次我真是胃口大开,不管平时爱吃的不爱吃的,都觉得很是美味。平时不怎么吃的薯片饼干,现在都可以敞开了吃。补给站的志愿者看我吃下如此多的食物,一脸神会,很满意的点点头:看起来你状态很不错。然而一切好事也是有代价的,做幸福的吃货的后果就是一路上上了四次大号(并没有拉肚子),付出了不小的时间成本。好在这个比赛在补给站大多配置了移动卫生间,不需要钻林子。看看史翠花上记录的时间,移动时间只有18个多小时,其实除了拿吃的和上厕所我基本没有停过,所以这两者之差有一大半都是上厕所给耽误的。

 补给站

 补给站的厕所


死磕

到达七十迈补给站之前,状态貌似很好,在那段通向补给站的下坡路中,我兴奋的狂奔,手表的即时配速显示为七分左右。等在路旁的别人家属后援团们纷纷给我热烈的掌声,对我现在还有这样的好状态刮目相看,都或吃惊或微笑着看着我,我挥着手有些不好意思的跑过去。

只可惜,那不是终点。得瑟之后,状态始料不及的便到了低谷,身体像是突然被人泄了气的皮球,哪里都使不上力气,就连大脑都变得木木的,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来那时候在想些什么,和自己对话的时候都说了些什么。只记得那时走过一段完全没有遮挡的路,太阳火辣辣照在我无精打采的身上,之前看着别人汗湿全身,还为自己都没怎么出汗而感谢自己进行的热训练;只记得当时平路甚至下坡都只能挣扎着跑一段走一段,状态好的时候总是盼着下坡可以飞奔爽个痛快,状态不好的时候反倒希望是上坡,反正也快不了多少。所以那时见到上坡反倒没那么沮丧,毕竟一万七的爬升摆在那里,迟早都是要来的;只记得那时对达成A目标不抱希望,甚至计划着放弃两周后的AC100,我怀疑自己还有没有能力连续作战。

就在我绝望到怀疑人生的时候,一个跑者从后面慢慢跑了过来,超过了我。从他的跑姿,我一眼就看出了他的艰难,仿佛每一步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然而他就这样坚持的跑着,虽然慢但没有停下来。

我突然有些羞愧。

太多次被别人称赞能坚持能吃苦了,于是也给自己贴上了这样的标签。即使是放弃,也总为自己找到理由:跑一百迈总会有跑不动的时候,何苦为难自己?

然而死磕是一百迈必须面对的坎,哪怕你是欢乐跑,酱油跑。

于是看着他的背影,也让自己跑起来,至少多跑一段再走。前面的那个他在那个时刻成为我的标杆,鼓励着我,不放弃,不抛弃。

跑着跑着,身体觉得给我的教训足够了,便让状态一点点回来,我又能跑得越长,走得越短了。


冲线

经过最后两迈的提示牌的时候,手表显示的时间正好是19个小时。我知道,超越自己的百英里越野成绩是榜上定钉妥妥的了。胜利在望,让我浑身轻松,疲劳全无,我开始哼着小曲,蹦跳着提前庆祝自己A目标的达成。身后不断有马匹跑过来,我不再与马共舞,而是退到旁边,为他们加油等他们走过去后再继续向前。最后一迈。一个参赛者从后面冲了过来,我习惯性的退到旁边,她超过了我,没等我回过神来就不见了人影。这激起了我竞技的本能,虽然名次从来不是我的目标,但眼睁睁被人最后一迈超越也不是我想看到的。我奋起直追……然而,我不但没有追上她,反而被后面一个pacer陪着的跑者超越了,在黑暗的树林里再次不见了身影。居然那么快?看看手表,我的速度居然是十分开外了,我却觉得自己在飞奔……然而,还没有结束,最后三十米,我都看见了终点的灯光听见了人群的呐喊,后面又冲过来两个人,愣生生的在我前面几秒冲线了,我真是哭笑不得,毫无女士优先的风范嘛。

后来看成绩,像我这样紧接着冲线的不在少数。相比OD100终点线找不到,冲线前后半小时连个人也见不到来说,这或许就是四百人的大比赛所带来的“独特”之处吧。


看得见的进步

十九小时二十九分,我完成了比赛,比我最好的百英里越野成绩(去年的印第安纳100,19小时59分完赛,爬升路况都比Vermont100简单很多)提高了半个小时,实现了自己的最高目标,虽然这个目标算不上多么宏大。

这些看得见的进步,是跑步带给我的感觉,是前行的动力。就像三年波马的号码簿从蓝色到白色到红色,三年Dino从第一年的11小时到第二年的10小时再到第三年的9小时……从2013年那个夏天,到现在跑步已经整整五年。这五年,从三公里到一百迈,每一年每一次的进步,都让我欣喜,或许没有什么比看见那个更好的自己更让人幸福和自豪的了。

虽然对于业余爱好者而言,成绩自然不是最重要的,但那份看得见的进步却是跑步带着我们的礼物,是老天通过跑步泄露的天机。有时候,对生活中的其他事情,比如学习英语,我会觉得天道不酬勤,好像很努力,自己的口语听力还是那么糟糕。但跑步让我知道,跑过的路,流过的汗不会辜负你,拉长时间,它会一次次告诉我们:练习,重复,坚持,静待开花结果。生活中的回报大抵如此。而那些所谓的例外,自己是否真的做到了和跑步一样的纯粹呢?

就像Vermont100的官网图片宣传语:One step at a time, 哪怕像蜗牛,一步一步向前进,也能到达属于自己的那片天空,很喜欢英国诗人丁尼生的《尤里西斯》中话:尚未游历的世界在门外闪光,而随着我一步一步的前进,它的边界也不断向后退让。共勉。




赛后

冲过终点线正是凌晨。我去提供食物的篷子弄了点吃的,四下询问洗澡的地方,得到的答案都是耸肩撇嘴后回答:水塘。我知道他们说的那个水塘,就在露营区的边上。凌晨的低温,因为运动的停止,已经让我冷得瑟瑟发抖,更别说让我去漆黑一团的水塘了。于是和其他人一起吃完东西,便一起去休息区里休息。不知为什么,即使志愿者给我裹了三层毯子,我还是觉得冷得发抖。迷迷糊糊睡了一个小时,又去冲线处等待观看,再回到车上打开暖气继续半梦半醒的躺着。汗水早就干了,但仍然觉得全身黏糊糊的不舒服。

黑哥完赛后,我们决定去找个加油站洗把脸换身衣服。路过一家酒店的健身房,进去问能不能用卫生间,服务员热情的同意了,打量一番心领神会体贴的提出可以使用她们的浴室,还帮我们拿来了干净的毛巾。她的热情她的笑容温暖了我,终于不再觉得冷,洗完澡后的神清气爽感觉都可以再跑一个百迈一样。


她们的超马

因为等待之前计划的同行者,我好几次跑去终点那里,等待,观看参赛者归来。简单的终点线,却热闹非凡。终点前总有成团等待的家属,在那里望穿秋水等待她们的亲人归来。不管参赛者是怎么步履蹒跚的挪到终点的,但在终点前大家都会兴奋的高举着双手,那一刻再次充满能量,冲过终点线,迎接属于他们的高光时刻。

 加油的亲友团,图片来自nanci


赛事总监Amy也依然等在那里,迎接着每一个凯旋归来的跑者,为他们鼓掌,给他们发完赛奖品,给他们热情的拥抱。从第一个冲线的冠军算起,Amy在那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

伴随着充满节奏感的鼓掌声欢呼声,Amy,或者亲人们迎上前来,祝贺,然后紧紧拥抱在一起,很多人会抱团痛哭。

人世间最美的温情就发生在这里发生在这一刻。

 和Amy(中)的合影


这一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经历了什么,这一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是什么支撑着自己不断前行。比赛究竟有什么意义呢?受虐究竟有什么意义呢?至少在此刻,不再需要答案了,之前的一切都成为了回忆,甚至选择性的忘记了痛苦,只记住这一幸福时刻。

其实,和Amy一样超人般连轴转服务十几个小时甚至更多的志愿者随处可见,比如在终点为大家提供食物的志愿者。在我完赛后的十多个小时里,吃得多,依然饿得快,于是好几次光顾去弄点吃的,就看见她们在那里忙碌着,按照大家的需求给大家提供各种各样的食物,尽管有时候她们看起来忙得有些焦头烂额,不是烫了手就是烧糊了热狗或是打翻了咖啡,但热情不减,和所有的跑者一样坚持。这是属于她们的超马,属于他们的战场。

我再次想起了Morrie,想起了他的那些话:爱会赢。爱是永远的胜者。

▲   补给站志愿者,图片来自nancy



经验教训专区


我从来不否认,我的赛记就像是一碗意识流,甚至鸡汤都算不上,又臭又长不说,还是没完没了的感性文字,然并卵。其实我也没打算要有什么作用,只是记录,抒发,对我而言就足够了。

但是当我给训练小组的人提建议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即便每一次比赛都是我的一次修行,还是或多或少有一些经验教训可以总结。这些实用主义者眼里的干货,或许或多或少能够帮助曾经一样被这样的问题困扰的超马跑者,对我自己也是一种积累。于是,决定以后的赛记会专门罗列一下比赛的一些经验教训。如果非越野超马跑者你已经看到这里,可以自行跳到最后点赞留言了。各位看官各取所需就好。


凡士林。一个多月前的OD100,因为天气炎热,前胸后背加脖子有七八处擦伤,五处磨破皮,跑得时候还能忍受,跑完后意志薄弱就是人间酷刑了,伤痕到现在还在。原本我不太注意这些细节,脚趾起泡也是家常便饭,但那次实在是太惨痛了,终于让我下定决心要解决这个问题。开始我想学美国越野的时髦风范或者说精英风范,不背包,拿手持水壶,但是赛前试了试,两手拿了水壶都不知道该怎么跑了。这个需要一个适应过程,但这个比赛显然来不及了。于是决定涂凡士林。赛前我是把所有可能摩擦皮肤的地方都涂上了厚厚的一层凡士林,秒变“油腻”中年妇女。但事实证明,这个方法很有用。这次全程跑下来,没有一处擦伤,也没有一个水泡。如果你也曾被这个问题困扰,不妨试试这个方法。我这可是血的教训。


关于导航。去年太原的迷路同样给了我教训,吃一堑长一智,虽然还没法做到像黑哥那样,每次比赛都自己制作地图文件,但之后的比赛我都会把赛事提供或者黑哥制作的地图文件导入手表中。这一次,黑哥的制作技术又有了更高级的功能,让制作的fit地图文件导入手表后,在每个需要转弯的路口手表会发出提醒。有了这个功能,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迷路了。只是据黑哥所说,fenix 5一个文件只支持50个转弯提醒,fenix 3我亲测可以支持100个转弯提醒。如果赛道转弯多的话,可以把一个Fit文件拆成多个,比赛的时候多次导入就可以。我也是在这次比赛才知道一次跑步记录不用中断就可以多次使用不同的导航文件。



手持手电。以前的越野比赛我常常会带上登山杖,所以从来没有考虑过手持手电的事。这次主办方不允许使用登山杖,这解放了的双手便给了手持手电一个尝试的机会。然而不试不知道,一试真的妙。用手电来看路标或者特定的物体都非常方便,弥补了头灯的不足,两者一起使用,便成了破解夜跑的利器。




阿皮熊

享受跑步,热爱超马,期待分享关于跑步越野的方方面面。

喜欢做饭,学习创新,只想要让一日三餐都充满爱的味道。

我爱故我在,而你在这里,是我前行路上最温暖的动力。


更多详情和赛事请持续关注官网(www.jn100trail.com)

微信公众号(江南一百系列赛)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评论请先登录,或注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