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江南100系列赛
客服热线: -

江南100系列赛

在江南 遇见非凡的自己

江南百英里越野赛

: :

五年之变——江南之巅历年赛道演变记 [复制链接]

向北 | 2020-10-18 10:01 154 0


​什么是江南之巅?

江南之巅脱胎于著名的华东徒步路线“千八线”,路线穿越进浙江屋脊,分布有为数众多的1800米以上的山峰,沿海地区罕见,路线经过浙江第一高峰龙泉市黄茅尖、浙江第二高峰庆元县百山祖,气候变幻莫测,山峰陡峭,补给点少,难度很高,被驴友誉为“华东第一虐”。


 
2016年,奠基

“江南之巅”越野赛就在此线路的基础上推出了它的首届。第一届的江南之巅略显青涩,但也不乏宏伟的野心,虽然仅有50公里、35公里组别,但它的路线是最接近传统千八线的一条。要克服气候变幻莫测,山峰陡峭,补给点少的天生阻碍,举办一场面向大众的越野赛无疑是一件性价比很低、风险很高的事情。

开赛时,台风来势汹汹,风雨侵袭,小路成小溪、小溪成激流。50公里赛道临时改线,取消了防火道赛段,缩短了距离;35公里赛道临时增加关门点,规定时间内无法到达就被关门。这一届的比赛,在所能想象的最恶劣的天气中坚持开赛,通过应急措施最大限度保持着安全性,虽然落幕,但留下遗憾。


抛去天气不可抗力的因素,从赛道上分析,首届江南之巅有特色,也有困境。

特色:较好保留了千八线的原真性,虽然由于天气临时取消了防火道赛段,但也是唯一一次穿过百山祖的江南之巅。江南100第一次将“虐线”做成越野赛,江南之巅历年追求大爬升的求虐风格开始形成。

困境:50公里终点和35公里终点是两个地方不在一起,调度成本高。50公里的终点在另一个城市,距离起点的接驳距离长达100余公里,2小时车程,接驳的时间成本高。



2017年,进化

第二届“江南之巅”如约而至,这一次它展现了新的面貌——比赛线路大刀阔斧调整,起终点全部改变。为了改善接驳条件,起点从官浦垟村外移至更接近市区、海拔更低、盘山公路未开始的大赛村。为了改善选手体验,两个组别的终点合二为一,设置在新的终点——龙泉市屏南镇横溪村,横溪村是千八线上距离市区最近的村子之一,返程不再遥远。

仍设置55公里和35公里2个主力组别。赛道重新组织,35公里的路线与55公里重叠,增加了大小天堂防火道折返与锅冒尖环线。为了应对降水天气造成的影响,吸取第一届台风天气的经验教训,赛道基本上避开了河谷地带,赛道总体沿着山脊上升下降,基本不与河流相交,这样即使遭遇强降雨也不担心赛道的安全性,增强了天气忍耐阈值。


此外,还在赛制上探索了一些新的玩法,一个是增加短距离的M36垂直升降组别,二个是在主力组别里设置了速攀、速降两个赛段,单独排名成为赛中赛。基于这么多的改变,这一年开始,赛道真正成型,大赛村——这个应景的名字,成为每一年的起点,而横溪村——这个常住人口不足50人的小山村,也成为江南之巅一年又一年,一拨又一拨选手,充满感情和回忆的终点。


最终,这一届的江南之巅在晴空万里、风和日丽中落幕,完赛率不低,高手众多,冠亚季军竞争激烈,也正是从这一年起,江南之巅赛道不断刷新爬升记录和山地系数记录,开始冲击ITRA体系的数据极限。

从赛道上分析,第二届的江南之巅目标更加清晰,开始有所取舍,朝准一个方向前进。

特色:吸取了第一届台风影响的经验,赛道更干燥不怕风雨。赛道爬升继续上升,55公里组别超过5200米,山地系数高达12。赛道在大小天堂防火道上进行了折返,终点不再相隔遥远,赛道结构在今后几届江南之巅得到延续。

困境:不再经过百山祖保护区。出现了8公里的折返赛道。为了实现赛中赛,要在千米落差不通车的山顶布置多个打卡点,保障工作人员野外的衣食住行,成为一项事倍功半的艰巨工程。



2018年,迭代

这一年,江南之巅终于迎来了百公里组别,跨入百公里越野赛行列。新的百公里组别在17年55公里赛道的基础上,叠套了一个50公里的环线,ITRA山地系数达到超记录的15,ITRA爬升达到11140米,正因为其高难度,总监农民CPA承诺——“完赛就退报名费”。百公里的赛道在55公里基础上,后半程增加了多条河谷路线,颇具难度的是,天堂山一带赛道保留着原始风貌,路径十分模糊,如果布标不仔细,将给选手带来极大的迷路风险。后半程还有两处几乎是垂直的上坡、下坡,整个比赛过程,选手几乎都是在反复的攀登和速降中交替进行,很少有放开跑的平路。最终只有3位女子选手完赛百公里。


对百公里考验最大的是,55公里处就是所有组别的终点,当别人都在享受完赛的喜悦时,自己还要再次扎进大山寂寥的黑色夜幕,完成又一个50公里环线,是一件十分需要意志力与勇气的事情。当然,这是赛道设计的刻意为之,是一个残酷的幽默,这种设计将会延续,在今年的百公里赛道最后,还会再次见到,终点的狂欢与孤独。

2018年是江南之巅的百公里元年,这一年百公里组别的报名选手比35公里组别还要多,充满争议的大爬升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和兴趣,但是讨厌的人恒讨厌之,这种比赛注定只属于少数人中的少数。


特色:将不虐不欢的境界上升到了新高度,不仅创设了百公里组别,而且成为当年全世界范围内爬升最大的百公里越野赛,并且就其山地系数和爬升而言,足以称得上世界最难百公里之一。

困境:部分补给点,比如漏池岩,位于悬崖顶一间古庙内,不通电不通车,落差高达千米,只能徒手搬运食物上去,用土灶烧柴煮粥给选手补给,条件十分简陋,志愿者也很辛苦,如果选手规模增大,供应能力很难增长。赛道经过的部分区域划为核心保护区,赛事面临法律和政策风险。
 

2019年,消失

正因为上一年埋下的困境,这一年,我们最终遗憾挥手告别江南之巅,告别了所有回忆——那些组委会工作者、志愿者、参赛选手经历过的,一切或者美好、或者痛苦、或者辛酸、或者感动的回忆。



2020年,重生

离不开地方政府职能部门的大力支持和多方共同努力,借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政策东风,江南之巅在短暂的消失之后,终于迎来了重生的光明。但也遇到空前挑战——正因为体制试点,核心保护区不能穿过,而不能穿过的部分恰恰是往年赛道绕不过去的点。这成为摆在组委会面前的巨大难题——如何合法办赛,又能延续江南之巅精髓?

为此赛道组在第一时间想了很多套方案,包括50公里往返折返等,为此进行了好几轮百公里整线的找路、探路、测线工作。最终,经过全部重新设计,新赛道的平面投影距离为103.4公里,三维垂直距离为109.9公里,累计爬升12000米。ITRA积分百公里6分山地系数12,60公里4分山地系数12,35公里2分山地系数11。起终点保持了不变,仍然为大赛村、横溪村。赛道沿途新增古遗址1处(仙岩背石庙)、古廊桥1座(均溪廊桥)、野外博物馆线路1条(百山祖国家公园黄茅尖展线1号点位至34号点位)。


值得欣慰的是,新赛道重点提升了环保性。由赛道路线围合起来的地区面积仅55平方公里,比原路线下降了30%,更少的地区面积意味着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面积更少,野生动物栖息地受到侵扰的范围更小了。同时,赛道布置集约带来了一系列的好处,比如垃圾和路标回收压力更小、手机信号盲区减少90%、赛道救援半径更小、转运车收容车运行路线缩短尾气排放更少等等。

赛道在技术和环保层面寻求创新与突破的同时,还实现了更多激动人心的新探索。它不仅仍然基于江南之巅“千八线”演化而来,且更有30%的赛道、超过30公里的路线,都是首次曝光、从未有往届选手跑过的新路线。江南之巅继续在2020年,成为少数正常开赛的万米爬升越野赛事之一,并且是全球爬升最大的百公里,国内积分最高的百公里。江南之巅,将会引领大家安全地、充分地追寻这一处江南净土,在身心的炼狱中,获得灵魂呼吸的自由。




01

Tournament overview

赛事概况


名    称:江南之巅天空越野赛

时    间:2020年10月17-18日(第5届)

距    离:终极组100公里 高级组60公里 进阶组35公里

累计爬升:终极组12000m D+ 高级组6400m D+ 进阶组3800m D+

关门时间:终极组35小时 高级组19小时 进阶组13小时

举办地点:浙江省 丽水市 龙泉

主    办:龙泉市人民政府 江南100

运    营:龙泉市文化和广电旅游局 江南100

承    办:丽水市千八体育有限公司

协    办:屏南镇人民政府 兰巨乡人民政府

环保合作:赛道无痕

合作伙伴:中日韩小铃声 龙泉市长跑协会 龙泉蚂蚁部落爱心协会

赞助商:ANDROS JOX

指定装备:ALTRA NITECORE

合作伙伴:苏州浆果跑者社区 宁波途格乐户外 宁波骁行户外 杭跑会 

技术合作:赛客 越野跑研究所 玩赛小助手 爱云动 优徒 赛会通 笨影像 骁行传媒

媒体合作:黑跑 小太阳流水记 路跑 跑步指南 赛客

报名合作:最酷 东软赛客 知行合逸 马拉马拉 跑步维生素 我要赛 汇跑 跑跑网 赛会通 




02

Competition Brie

赛事简介


江南之巅赛道位于‘华东第一虐龙泉千八线’,是一条高度挑战的欧式赛道,浙江省唯一一场天空跑赛事,曾获“最具挑战百公里越野赛”奖与“浙江省十佳商业赛事”荣誉。10月中旬的江南之巅,赴约一场秋天旷野的盛宴,翻山越岭于秋草之野,溯溪攀岩于暮色之森,寻找原始大自然的感动。曾经再见,今能再见,江南之巅以登峰至极,云端传奇为体育精神,用浙江龙泉山水重新定义全球最难百公里为办赛理念,终结了关于世界百公里最大爬升的讨论,在浙江屋脊一窥中国山脉的无限可能,这是发给世界的召唤。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相关推荐